首頁 > 綜合新聞 > 正文
綜合新聞

持續推進礦產資源國際合作開發

發布時間:2021年01月08日 14:42:35 瀏覽次數:1165

來源:中國礦業報

《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提出,要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秉持綠色、開放、廉潔理念,深化務實合作,加強安全保障,促進共同發展。堅持以企業為主體,以市場為導向,遵循國際慣例和債務可持續原則,健全多元化投融資體系。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我國礦業企業在“走出去”尋求礦產資源合作中取得了什么樣的成績,未來又該怎樣持續擴大礦業國際產能合作呢?
 
“一帶一路”建設促進國際礦業合作
 
古絲綢之路興于漢代。漢代時,陸路為主、海路發端;唐代時,陸海并舉、全面繁榮。它是東西方貿易往來、文明交流的重要橋梁。人們沿著古絲綢之路,實現商品的交換,互通有無,促進了采掘、金屬冶煉等技術廣泛傳播。
 
自2013年9月“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沿線國家合作越來越密切,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推動了全球能源資源的合理配置。國際礦業合作的步伐在不斷加快,為礦業發展帶來了新的歷史性發展機遇。中國礦企在國際礦業合作中的作用也越來越顯著。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礦產資源豐富,發展潛力巨大,在全球礦業發展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據統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礦產有近200種,價值約250萬億美元,占全球的60%左右。其中,重要固體礦產資源包括銅、金、鎳、鋁土礦、鐵礦石、錫、鉀鹽等。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礦產品種與中國互補。比如印尼、菲律賓的鎳礦,泰國、老撾的鉀鹽等是我國發展急需礦產。而我國有豐富的鎢礦、稀土可為沿線國家所用。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資源的優勢互補性。此外,一些沿線國家雖然資源豐富,但是基礎設施、工業產業體系不完善,而我國有豐富的建設經驗和技術資金優勢,相互之間的合作可以實現互利共贏。
 
國際產能合作取得較好進展
 
“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深入,為礦業經濟合作提供了廣闊的發展空間。礦業資本有效對接、產業要素自由流動,全球礦業發展實現新格局,我國國際產能合作取得較好進展。
 
2020年9月,商務部等部門聯合發布《2019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顯示,2019年,我國采礦業對外直接投資同比增長10.8%;2019年末,采礦業對外直接投資存量規模在所有行業中位居第六位。2019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覆蓋了國民經濟所有行業類別,存量規模上千億美元的行業有6個。其中,采礦業1754億美元,占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8%,主要分布在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有色金屬礦采選、黑色金屬礦采選、煤炭開采等領域。
 
總體來看,我國礦業企業對外投資進展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中國礦企已成為全球礦業市場的重要力量。中國與眾多國家開展國際產能合作。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已同哈薩克斯坦、埃及、埃塞俄比亞、巴西等40多個國家簽署了產能合作文件,同東盟、非盟、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等區域組織進行合作對接,開展機制化產能合作。
 
2020年8月,《財富》公布的世界500強榜單顯示,中國上榜企業數量新增4家,再次奪得世界500強企業數量的冠軍頭銜。其中,采礦及原油生產行業共有23家公司上榜,金屬行業有18家公司上榜。這說明我國礦業公司在國際行業中已占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
 
二是國家競爭力和創新能力持續提升。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在2019年全球競爭力指數中,中國排名28,與2018年排名相同,分數為73.9,比2018年高1.3分。同時,中國礦業在增強國際競爭力、提升資源供給和開發利用水平上也在不斷提升。
 
三是中國礦業公司海外并購加速。隨著經濟全球化不斷加速,中國礦業公司在參與全球市場合作和礦業并購市場中也有所獲。五礦、中鋁、紫金、洛鉬等大型礦業公司,通過礦業并購逐漸走上跨國礦業公司的道路。
 
四是中國在全球的礦產勘查活動增加,對保障能源資源供應有重要作用。近年來,中國越來越多的地勘單位開始“走出去”開展境外地質勘查合作。境外礦產勘查作為礦業投資開發的基礎階段,對提高中國礦企國際競爭力有著重要作用。
 
海外礦業合作大有可為
 
面對當前的國際形勢,我國礦業企業該怎樣積極參與全球礦業開發合作,促進礦業健康安全發展呢?
 
一是把握礦業形勢,掌握礦業行業政策,遵循國際市場規則。當前,全球國際形勢依然嚴峻復雜,不確定因素眾多,對全球礦業的影響巨大而深遠。礦業企業要想在全球市場占據一席之位就要了解全球形勢格局,掌握礦業整體行情。
 
尤其是近年來,美國頻出能源資源相關政策,企圖實現能源與資源獨立。比如,2018年,美國內政部發布35種關鍵礦產清單;2019年,美國商務部發布《確保美國關鍵礦產安全和可靠供應的聯邦戰略》;2020年9月,特朗普簽署《解決依賴國外關鍵礦產礦物對國內供應鏈構成威脅的行政命令》等。這些政策的出臺,意圖加快美國礦產資源在全球的布局。
 
二是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項目。礦企在“走出去”過程中,應該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秉持綠色、開放、廉潔理念,深化務實合作,加強安全保障,促進共同發展;同時,也要加強與各相關國際組織和監管部門的溝通協調,推動完善礦業國際產能合作規范化、可持續化。
 
三是聚焦關鍵礦產資源境外投資,提高資源安全保障能力。2020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明確,2025年新能源汽車銷售量將達到新銷售汽車量的20%,并提出推動動力電池全價值鏈發展,鼓勵企業提高鋰、鎳、鈷、鉑等關鍵資源保障能力。
 
美國也在加緊開發制作新能源材料所需的礦產資源。據路透社報道,拜登在競選時就已私下向美國礦業公司傳遞了一個信號:他將支持國內用于發展新能源汽車、太陽能電池板和其他符合其氣候計劃的金屬產業。
 
在政策的支持下,下游企業開始對礦產資源進行布局。
 
四是創新企業合作及投資模式,健全多元化投融資體系。2020年7月,洛陽鉬業創新礦企融資模式,與Triple Flag貴金屬公司簽署一項金屬流協議,成為國內礦業企業簽署的首個金屬流協議,打破了過去主要以資金為主的合資開發、股權并購模式。有關專家表示,礦企創新融資模式,對深化合作、完善服務“一帶一路”倡議金融支持保障體系、開展風險監管合作有重要作用。

?
黑龙江麻将透视眼镜

浙公網安備 33032702000179號